• <menu id="gkqkc"><acronym id="gkqkc"></acronym></menu>
    <menu id="gkqkc"><tt id="gkqkc"></tt></menu>
    <input id="gkqkc"><u id="gkqkc"></u></input>
    1. <input id="gkqkc"></input>
    2. <menu id="gkqkc"><u id="gkqkc"></u></menu>
    3. <input id="gkqkc"><acronym id="gkqkc"></acronym></input>

      <input id="gkqkc"><acronym id="gkqkc"></acronym></input><object id="gkqkc"></object>
      • 訂閱號
      • 服務號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師節系列報道】火眼金睛辨結核 俠骨柔情系患者(醫師 傅滿姣)
      發布日期:2018-08-23閱讀量:

      ——記長沙市中心醫院肺科醫院結核重癥科主任傅滿姣

          如果你問一個醫學生“最不喜歡去醫院哪個病室?”,最多的答案一定會是傳染科,尤其是經呼吸道傳播疾病的結核科,那是傳染性最高的地方;如果你問一個患者/家屬“最害怕去醫院哪個病室?”,答案非重癥醫學科(ICU)莫屬,因為那是離死亡最近的地方。而結核重癥科,兼具了“結核”和“重癥”兩個關鍵詞,說明那是一個傳染性最高又離死亡最近的地方,危險系數乘以二。

          2018年3月31日,湖南省首個結核重癥科在長沙市中心醫院肺科醫院開科,而肩負這個高危病室的科主任竟是一名女醫生,她的名字叫做傅滿姣。


      結核門診遍尋“夢中人”,感謝“醫人”救命之恩

          46歲的劉佑生(化名)是湖南瀏陽人,5月初的一天,他在家中突然昏倒,家人發現后將他送到當地醫院,入院后查胸部CT顯示雙側胸腔少許積液,頭部CT顯示腦組織腫脹,行腰穿、腦脊液檢查顯示低糖低氯高蛋白改變。醫生診斷顱內感染,但是具體病因不能明確。入院后劉佑生的治療不理想,出現畏光、嘔吐、胡言亂語、全身持續性抖動、意識障礙加深、呼吸衰竭等癥狀,輾轉省內多家醫院后,來到長沙市中心醫院肺科醫院進一步查因。

          當120救護車將劉佑生送到長沙市中心醫院肺科醫院結核重癥科時,他已經昏迷不醒,生命體征微弱。傅滿姣得知患者病情,立即帶領醫生予以插管、脫水降顱壓、抗感染、防應激性潰瘍等搶救措施,并行各項相關檢查,診斷結核性腦膜炎,予以積極對癥治療。

          從最開始的病情兇險到十天后的病情趨于穩定,傅滿姣每天都會親自到病床前確認劉佑生的病情狀況。半個月后,劉佑生蘇醒轉入結核普通病房,可是他一直沒有忘記那些天在病床旁細心詢問他病情的那名女醫生的聲音。

          “因為結核科的醫生都戴著厚厚的口罩,所以到我蘇醒了,也沒有見過她的樣貌,只知道她是結核重癥科的主任,名叫傅滿姣。”被醫生允許走下病床的那一刻,劉佑生首先來到結核重癥科求見傅滿姣。值班醫生告訴他,傅主任正在肺科醫院一樓看門診。于是,劉佑生又來到一樓門診,找到傅滿姣的門診診室,聽到她正在和病人親切交談,那個聲音清脆又明亮,就是那些天自己在半夢半醒中常常聽到的聲音。

          “您是傅滿姣主任嗎?”

          “我是,請問你有什么事嗎?”

          “我是你的病人劉佑生,我專程來找您,謝謝您救了我的命。”

          “哦,是劉佑生呀,看來你恢復得挺好,不用客氣,這是我作為醫生的職責。”

          “你能摘下口罩嗎?我想知道救命恩人到底長什么樣子。”

            聽到劉佑生的請求,傅滿姣摘下了口罩。

          “終于看見您的真容了。我這幾天做夢還夢見您在救治我,您跟我夢中想象的一模一樣。”


      不放棄,不推諉!救回孩子的命,我的堅守都值得

          7月23日中午1點,120救護車將一名緊急轉院患者送到了長沙市中心醫院肺科醫院結核重癥科,患者叫鐘磊(化名),今年16歲,是一名車禍患者。

          原來,在7月20日清晨6點,鐘磊隨父親駕車外出遭遇車禍。劇烈的撞擊令鐘磊全身多處骨折,并造成嚴重的肺挫裂傷,肺部出血不止,在就近的市級醫院接受搶救,性命暫時保住。可是急診CT提示肺部多發空洞,高度可疑開放性結核,醫生建議轉入長沙市中心醫院肺科醫院接受專科治療。

          得知轉院患者鐘磊的病情,傅滿姣憑直覺感到了病情的兇險。她要求全科醫護人員進入“備戰”狀態。首先將鐘磊順利從平車轉入監護室,血氧飽和度50%,心率125次/分,血壓進行性下降,氣道壓力不斷攀升,監護儀上的數據提示著鐘磊的肺部仍然在出血,情況危急。

          “快,全力搶救!”——氣管套管重新更換;纖支鏡下持續吸血,保持呼吸道通暢;全身及局部上止血藥;輸紅細胞、血漿等措施一氣呵成。傅滿姣鎮定地指揮醫生、護士開展搶救,同時毫不猶豫地向醫務部提出緊急申請,要求全院大會診,尋求兄弟科室的幫助。

          半小時后,參與會診的各科專家全部到位,根據鐘磊的肺部影像,專家一致認為不支持結核,應是創傷導致肺挫裂傷致大出血。為了給鐘磊創造手術機會,結核重癥科與麻醉科合作,進行雙腔氣管插管,可是血氧飽和度依然只有50%,血壓也極不穩定。

          放棄嗎?還是向家屬提出“不支持結核”的結論,轉院或轉科呢?不,傅滿姣當機立斷,繼續全力搶救,并與各科專家商量,為鐘磊再覓“一線生機”。接受胸心外科主任袁躍西的建議,嘗試體外膜肺(ECMO)治療。通過醫院及專家聯系,在最短時間內聯系上了湘雅附一的ECMO團隊,前來長沙市中心醫院結核重癥科為鐘磊進行體外膜肺治療。

          在等待湘雅附一ECMO團隊的過程中,從中午1點患者抬入結核重癥科至深夜11點,傅滿姣帶領團隊一直守候在結核重癥科,嚴密監測鐘磊的病情變化,及時調整治療方案。就在ECMO團隊晚上11點半到達時,奇跡出現了!鐘磊的出血量明顯減少,血氧飽和度上升至95%以上。病情好轉,鐘磊可以暫不使用醫療費用高達幾十萬的體外膜肺治療。后又經過大小幾次搶救,為患者擇優避免了肺切除的痛苦。一條鮮活的生命從死亡線上被拉回。

          一周后,鐘磊病情趨于穩定。在結核重癥科病房外,鐘磊的母親得知鐘磊獲救,喜極而泣。她抓住傅滿姣的手,激動地說:“謝謝你,傅主任。謝謝所有的醫生。我把兒子送來是送對了,你們沒有放棄他。他活了,我們全家都能活了”。

          “不要客氣,鐘磊媽媽,也謝謝你信任我們,你多保重身體,鐘磊需要你繼續支持。”傅滿姣欣慰地說道。


      這里是湖南第一個結核重癥科,發展好它,光大門楣

          回憶起自己最初成為一名結核科醫生,傅滿姣說那是一個偶然。2006年,因結核患者日益增多,醫院決定將結核科(原胸科中心)擴大規模,新開設胸六科、胸七科。在選派主任人選時,領導看中了當時在老干科工作突出的傅滿姣,希望她能出任胸六科的主任。傅滿姣沒有過多的猶豫,她同意了。她說,臨床崗位,不管是哪個都需要有人在,輪到我,那就我上。

          成為結核科醫生是偶然,做好結核科醫生卻是必然,傅滿姣是一個有韌性的醫學者。十二年里,她刻苦鉆研結核專科知識、科研課題和國內外先進技術,多次在全國及省市結核病診斷及鑒別診斷競賽中名列前茅,對疑難雜癥的診斷率特別高,被人戲稱為鑒別結核的“毒眼睛”。

          除了“毒眼睛”,傅滿姣還是肺科醫院有名的“俠女醫者”。在結核重癥科,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科里的醫生護士必須時刻保持一顆“同理心”。傅滿姣說,因結核病具有傳染性,結核病人會面對來自社會甚至是家人的歧視和疏遠,產生巨大的心理壓力。他們需要治療,更渴望來自社會、家屬、朋友的接納和寬容。所以,醫護人員的鼓勵與支持無比重要,這是戰勝結核的 “攻堅”力量。

          如今,科室在傅滿姣的帶領和大膽管理下,“華麗轉身”為湖南省首個結核重癥科,硬件設施先進齊備,團體建設蒸蒸日上。醫護人員由最初的“ICU小白”蛻變成為奔跑著的“ICU小超人”,病源從零到滿員。越來越多的外院、外省醫生慕名將結核重癥患者送來,無數結核危重病人在這里起死回生。2018年6月,全國結核病學術大會上,傅滿姣當選為第十七屆中華醫學會結核病學分會專業委員會重癥結核學組常務委員,這是對她工作能力和貢獻的肯定。

          傅滿姣說:“從事結核專科十余年,它早就是我一生的事業。我將此處親手建立為湖南省第一個結核重癥科,接下來我的目標就是發展好它,不斷培養優秀接班人,繼續光大門楣!”

      記者 秦璐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比乐网